Oculus Rift:VR平台的《上古卷轴》功到自然成

作者:vr小编    来源:百度vr    时间:2016-08-25 15:39:25
导读:日前,Jason Rubin在科隆游戏展接受了Gamespot的专访。采访中,双方讨论了将现有的VR体验带入3A大作的可能性,以及VR设备是否会为适应主流市场而降价。

Oculus Rift:VR平台的《上古卷轴》功到自然成

经过几年的研发,Oculus Rift和HTC Vive终于相继进军游戏界。目前,VR还是非常小众的产品:只有少数科技达人和充满好奇心的人开始接触使用VR。想要被更多消费者接受,VR还有许多路要走。

在扩张市场份额的过程中,VR必然要和游戏机,PC这样的传统平台打一场恶仗。对此,前顽皮狗工作室的创始人,现任Oculus Rift的领导者Jason Rubin就表示,这种竞争的到来“只是时间问题”。

日前,Jason Rubin在科隆游戏展接受了Gamespot的专访。采访中,双方讨论了将现有的VR体验带入3A大作的可能性,以及VR设备是否会为适应主流市场而降价。

下面我们就来看看Jason Rubin的说法吧。

Gamespot(G)您认为现在的VR能够有效地挖角传统游戏玩家吗?

Jason Rubin(JR)首先,传统意义上的视频游戏已经存在了将近30到40年。这其中不乏一些传世经典,他们给我们带来的快乐是无价的。但是,在VR之前,玩家从来无法身临其境的体验游戏中的世界。VR把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,它模糊了时空的界线,全面升级了玩家的体验。

在接下来的竞争中,我们面对的将是100万到200万美元的大制作。人们习惯了3A作品复杂的故事和超长的时间线,这样的游戏不一定适合放在VR上。当下我们还在摸索VR自身的优势。

为此,我们给许多VR技术的先行者发放了试验版的游戏套装。我们也相信,技术的不断成熟会让VR上的游戏变得更大,更丰富,更专业。

同时,VR用户的增长也会促进我们和知名游戏厂商的合作。这些都不可能立刻发生,我愿意给VR一点时间。

G:现在市面上的很多VR游戏看起来只是简单的作品,你确定VR能够承载《上古卷轴:天际》这种复杂巨大的游戏吗?

JR:我很确定。35年前,我还在卖Apple II的微机游戏。这些游戏我通常花一个周末就能写一个,但他们却能风靡全美。

游戏本身是在不断进步的,他们能带入更多消费者,提高收入,让厂商能有足够的资金继续开发新游戏。是这样的良性循环孕育了我们今天的成就。

跟35年前不同的是,VR是一种全新的技术,全套理论都需要我们投石问路。《上古卷轴》这类的游戏已经有了很成熟的开发模式,也更容易成功。

所以,问题来了:如何在六个月里把《上古卷轴:天际》“变”到VR上?

面对这个考验,Oculus和其他VR厂商只能拿出十二分的财力和人力让VR更快更强。

消费者已经没有耐心再等30年,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完善VR的各个方面。

我们现在游戏时长最长的游戏《Chronos》可以达到10个小时,而《上古卷轴:天际》的游戏时长是100小时,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内容制作能力还要增长10倍。

其实,10个小时的游戏时间远比一些人想象得多。我们也非常欣赏索尼在这方面的不懈追求,这对整个VR市场的发展很有帮助。我相信,时间到了,火候到了,VR上自然会有大作出现。

G: 你会不会觉得Vive和Playstation VR在游戏方面比Oculus更有优势?

这么说吧,Facebook对Oculus有很长远的规划。除了游戏,Facebook还想在社交网络方面推广VR。

同时,VR技术的科研大多始于游戏开发,所以Oculus和游戏厂商们的关系一直很融洽。Oculus目前是VR市场上投资最多,游戏最丰富的产品,我们也将努力保持这个优势。

“Facebook只关心社交技术,不关心游戏”这句话本身就含有偏见。Facebook庞大的社交帝国并不会阻碍我们对VR游戏的追求。我们仍然是VR界的佼佼者。

G:您怎么看待质疑VR技术的声音?

JR:我觉得这很搞笑。我创造的顽皮狗是第一批使用3D技术的工作室。《古惑狼》让我们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变成了制霸销售榜3年的明星企业。

当时,很多大厂曾经提出过疑问:“3D技术固然很酷,但是现在2D才是市场的主流,我们为什么要花时间开发CD游戏呢?”历史一直在重演,在这行做了这么多年,我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现在,Facebook,谷歌,索尼,微软和Valve都在逐渐引进VR,VR的前景一片大好。我不认为其他游戏会消失,但VR确实充满了无限的可能。

G: 许多消费者认为Occulus价格过高,您会降价吗?

JR:买个液晶彩电都要好几千了。

G: 但是,相比于电视,Occulus的体验是未知的。很多人不能适应VR,有些人会感到眩晕,还有一些根本看不清东西。

JR:我记得纯平电视刚上市的时候均价在一万美金左右,当时有人预言这样的产品走不远。现在,跟墙一样大的电视却只要几千美金。

所以我相信VR也会经历这个过程,每个新科技在初期总会价高者得,但价格的曲线终究是下行的。同理,一开始人们都觉得不需要黑莓那样的大屏智能机,今天有些人离开手机都活不了,这样的例子太多了。

我们不能只看到小部分人对VR的不适应就断言它不能成功,我们的工程师也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。这么多大公司前仆后继的跳进这个“火坑”,你们这些凡人还在担心什么。

G: 您觉得VR需要抢在人们固化偏见之前降价并解决体验上的缺陷吗?

JR: 我们有一款99美金的三星手机VR体验系统,如果你手头不宽裕,可以试试这个。我还是那句话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

3D电视彻底改变了看电视的体验。有人会问:“VR和3D电视差不多吗?”VR是你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全新世界,不同于以往的任何视听感受。

相对于前期的科研成本,我们的定价真的不算高。当VR的市场全面铺开,为了迎合消费者的需求,我们自然会降价。

相比VR的销量,我更担心的是人们一旦带上就不想摘下来。

G: 最后一个问题:您试用过Nosulus Rift(一款采用特制芳香烃来模拟现实中人们放屁的味道)吗?

我还没见过这款产品,不过我曾经跟Matt Stone和Trey Parker合作过,他们是我见过最搞笑的人类。

《古惑狼》曾经在《辛普森一家》里出现过,这让我觉得非常骄傲。

同样的,Oculus给了Matt和Trey开发Nosulus的灵感,这是对Oculus产品的肯定。

现在,有专业的调香师为Nosulus配套的《南方公园》调出五种不同的屁味,这很合Matt跟Trey的做事风格。

育碧本身也是VR的一大支持者,可以说,VR今天的成就,我们人人有份。